墨辑

深湖无主,会于光中。人之将死,犹望得生。

来自集训中困上加怂的某人。。

EA30日产出小组:

晚好,今天是我 @墨辑 XD
新手/导师AU。严格来说本文属于《菜鸟的光辉时代》,此时的E叔还是新手,二太爷已经是独当一面的刺客,本文是EA两位未来导师的初次见面。
这是十月上旬的最后一日,天气逐渐转凉,大家注意保暖。敬请期待后续各位太太的作品!

【AC】Counting Stars(EA)

  “我们”可以有很多次初遇。
  但我们只有一次初遇。
  
  卡特琳娜终于挂断了电话,随手把照片丢给艾吉奥。
  “这就是那个家伙。胆大包天的摄影家,他的手机里有很多不该有的东西。本来这件事和我无关的,可惜他惹到了我的朋友。”卡特琳娜说,“不需要刺杀或者闹得天翻地覆,越安静越自然越好。乔瓦尼叔叔没有时间吗?”
  “他在忙别的。”
  “那费德里科?”
  “拜托,卡特琳娜,你明明知道他比父亲更忙。”艾吉奥摇头,“这件事交给我怎么样?”
  “但你总能搞出大场面——马里奥叔叔说你还需要一点时间。”
  “看来这是我很好的练习机会。”
  “你父亲会生气的,他并不那么喜欢你牵扯兄弟会的事情。”卡特琳娜支着头,“而且我不记得训练名单上有你。”
  “我接受了专业的课外训练。”艾吉奥说,“你也见过我是怎么解决波吉亚的。”
  “确实——聪明而莽撞。”卡特琳娜只是慵懒地笑笑,“听着,艾吉奥,这次的目标不是一个企业或是组织。打散一个团体是容易的,你只需要一个新闻或者盗取什么消息。但面对单独的目标,你要做的准备更多——我相信你还没解决过单一目标的,对吧?”
  “所以这次?”
  “介于客观原因,我也只能拜托你了。”年轻的女企业家微笑着推给艾吉奥一张照片,“把他那该死的手机毁掉——不要打草惊蛇,那家伙总是随身带武器。如果不成功我还有别的办法,别让他砍了你漂亮的小脑瓜。”
  两天的暗中侦查后,艾吉奥确定了目标经常出入的位置——城市东侧的某个地下舞场。就像每一个曾经存在的舞厅那样,你可以进去跳舞,结识陌生人,随时更换舞伴,随时脱身而走。很多舞厅开张歇业,但这个舞场持续的时间似乎比其他的更久一些。
  无论现代社会如何发展,过去的痕迹总是会留下来,比如随来随走的舞场,比如骑士精神,比如兄弟会。曾经以山中老人为起始的组织如今改头换面,但血脉里的知识和技巧仍在不断传承。
  即使已经有了一定成就,在刺客组织眼里艾吉奥仍然是个未登记的新手。原本奥迪托雷的刺客衣钵多半会落到兄长费德里科手里,但随着费德里科在商业上的天赋显露,这份责任很大概率会落在艾吉奥肩上。幸而这位十七岁的少年开蒙虽晚,却始终未曾令家族失望过。
  ——艾吉奥自己也相信这一点。但他的导师马里奥•奥迪托雷,始终认为他还需要更多的磨炼,比如彻彻底底地隐藏于人群,或者用基础任务去积累经验。
  艾吉奥拽了拽身上的休闲夹克,走进了地下舞场。人们来这里是为了放松,所以没人穿得整齐严肃。宽广的密闭空间被音响搞得鬼哭狼嚎,舞台上的歌手不断更换着音乐和流派,音波在内墙上撞来撞去,变幻的彩色灯光把视野切割得乱糟糟,烟味和酒精互相嘈杂。空气和人群随着音乐流动着,握住陌生人的手转上几圈,下一个小节就换了舞伴。过去的环境让人怀念,那时的人们更加自由也更加有责任感。他们大概觉得周围都是陌生人让人更能放松,因此也能忍受沾满油污的换气扇和水平令人叹息的歌手或唱片。
  艾吉奥松开女孩的手,随波逐流地更换着舞伴。他刚刚瞥见了目标的侧面,但还不能太过靠近。卡特琳娜说目标有武器,他还不想把事情搞得太大。
  目标再次移动。艾吉奥分开人群,确保摄影师仍在自己的视线内。舞池有自己的节奏,即使他的动作礼貌而谨慎,还是成了最不和谐的那个。传入耳中的呵斥让他不得不随手捞了一个舞伴——至少目标还在他掌握之下。艾吉奥乐观地想。然而下一秒他就被自己的舞伴拽着融进了队伍。他将一滴水从海中捞出来,而水又将他一并融入,现在他真真正正在随波逐流,完全被悠闲的人们牵着走。
  很好,现在他彻底看不到目标了。
  艾吉奥恼火地瞥向自己那位毫无默契的舞伴,试图尽快把自己挣出来。这时他才发觉自己不幸捞了个男性舞伴,身材没他高,但比他年纪大一些,眉目深刻,白色夹克显得过于严肃。此时他有力地拽着艾吉奥的手和肩膀,看似亲近的动作,目光却根本没落在他这里,而是紧紧盯着艾吉奥背后。年轻人趁着换位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立即看到了目标花里胡哨的衣装——显然,他们在盯着的是同一个人。
  “喂!”艾吉奥挣脱无果,对方只是警告性质地看了他一眼,金色的眼睛不怒自威。
  “安静。你太明显了。”
  艾吉奥闭上了嘴——男人的目光太过锐利,他明智地选择了保持沉默。音响里正放着华尔兹,男人拽着他试图跟着节拍在人与人之间穿梭。然而白夹克的舞步并不高超,过于警惕四周让他更加难以跟随,这让艾吉奥不得不接管他的节奏,好保住他们的鞋不至于就此牺牲在对方或者哪个无辜人士脚下。
  “你根本就不会跳舞。”艾吉奥下了结论,“说真的,你该换一种隐蔽方式。”
  白夹克没有回答,或许他懒得反驳,因为艾吉奥被狠狠踩了一记。
  艾吉奥龇牙咧嘴地看了看目标。摄影师正轻松地站在场边抽着烟,居高临下地看着舞池,时不时掏出手机拍一张照片。
  “如果你想装的像一点,至少也该说句话吧?你要知道,我们本来就很引人注目了。”
  艾吉奥耳语道。这次白夹克做出了回答:
  “保持安静。”
  应当庆幸,至少他们的方向还是有默契的。摄影师被保安赶出了舞池场边,似乎是因为在禁烟区点烟。在目标脱离舞场之前,他们也踏上了舞场边缘。
  “到此为止。”他的舞伴突然说。
  “……?”
  白夹克陡然放手。艾吉奥莫名地看着他隐入人与人的间隙,几秒间就失去了踪影。年轻人匆匆跟了上去,当他转过拐角,恰好看到摄影师和一群酒鬼擦肩而过,走进了洗手间。
  ——他也许太过求成了。艾吉奥想。如果他足够冷静,就不至于顶着目标疑惑的目光和一后背的冷汗把自己塞进洗手间的塑木隔间——何况这个隔间已经有人盘踞在此。
  刚刚那件在拥挤的舞场里出入如无人之境的白色夹克正撞在他眼前,男人看上去几乎要被彻底激怒,但他什么都没说,只是示意艾吉奥安静。他拎着年轻人的领子把艾吉奥挤到里侧,马桶和隔间板壁之间的狭窄缝隙里,自己将隔间门推开一条难以察觉的缝隙,紧紧盯着外面。
  目标正在洗脸。水流喷溅的声音里,白夹克平静地把艾吉奥往隔间里塞了塞,若无其事地走了过去。
  艾吉奥还没来得及犹豫要不要跟出去,白夹克已经半拖半拽着目标进了隔壁,听声音是随手把摄影师丢在了马桶上。隔板下的瓷砖映着反光,艾吉奥看到摄影师的身形瘫下去,极细小的血滴落在瓷砖的缝隙里。
  艾吉奥浑身一震,闪出去拽开了隔壁的门。白夹克正在摄影师的衣兜里翻找,看见他闯进来只是淡然地退了半步,避开艾吉奥挥过来的拳头,随即干脆利落地把高大的少年脸朝墙拍在了一侧隔板上。
  “你又来做什么?”他问,“如果你的目标也是这个人,那么不用谢,这也是我的任务。”
  “谁和你一个任务,我要的是他的手机不是他的命!”
  “你指这个?”白夹克把那个手机举到艾吉奥脸边,放松手上的力道让他能够转头,“我对他的手机并无兴趣。事实上,这个手机一旦丢失,对他而言就是死刑。”
  “……”艾吉奥盯着理应被自己拿到的那个手机,一声不响地扳动了腕侧的机簧。
  白夹克猛然后退,避开突如其来的刀锋。他仍然控制着艾吉奥的手臂,但年轻人趁机反制,将他整个人扣在了背后的隔板上。但在被完全压制之前,白夹克的袖剑也抵上了艾吉奥的咽喉。
  摄影师的尸体重重地滑到了地上。年轻人的喉结紧张地移动,而白夹克只是平静地低头瞥了一眼抵在自己胸口蓄势待发的袖剑,便坦然收回了刀刃。
  “自己人。”他说,“你还不错。新手?没有导师随行?”
  艾吉奥收起自己的袖剑:“只是帮朋友一个忙。”
  “你应该有一个导师,新兵。”
  “我还不属于你们的队伍。”
  “所以我不能用更高的标准来要求你。”刺客叹息,“虽然尚且稚嫩,但你似乎很想适应这个。”
  “……”
  不等他再说什么,艾吉奥肋下已挨了狠狠一拳,下意识地松开了手。白夹克的刺客退出隔间,四下环顾。洗手间里没有其他人,外面的舞场隔着门把喧嚣塞进来。
  “该撤了,这里很快就有人发现他。”
  “……等等!”
  等艾吉奥冲出消防通道到了天空之下,面前只剩下了浓重的夜色。林荫大道空无一人,但艾吉奥知道他还在那里。他的存在感无孔不入但又疏离,黑夜蔓延在整个空间,只略过了他一人。
  ——不,那更像是面对他的刻意回避。
  “我得说明一点,我不是故意接这个活的。”艾吉奥举起双手,四面环顾着夜色,“我也不打算找麻烦,只是想确认——啊,你在这儿。”
  明亮的影子示意他止步。于是艾吉奥在路灯光圈的边缘站定,看着白色夹克渐次融入深夜。那个手机被丢出了黑暗,艾吉奥眼疾手快地接住它。
  “多谢你的协助,不过合作就到这里。”
  “这种‘配合’可不在我的原计划里。”
  “然而并不如你所愿。”
  艾吉奥还要说什么,由远而近的引擎声打断了他。司机相当嚣张,即使在市区内也开了远光灯。过于明亮的车灯侵夺了所有白夜,将融入暗处的影子彻头彻尾勾画出来。
  影子陡然有了实体。他颇为无奈地回头望去,轿车在路中潇洒甩尾,车门咣的敞给了白夹克。
  “慢透了!”司机喊道,“你是被人扔进垃圾桶了吗?!”
  “住口,阿巴斯。十分钟前你就应该在这里。”刺客呵斥道,随即他转向艾吉奥,“你也该撤了。”
  艾吉奥站在原地没动。
  “我以为我们跳过一支不错的舞。”
  “但并不意味着不错的合作。”
  刺客关上了车门,艾吉奥耸耸肩,在车窗外挥手以示告别。
  “那好像是奥迪托雷家的二子。”阿巴斯踩了油门,“阿泰尔,他怎么在这?”
  “擅自出击的新手。”被称为阿泰尔的刺客回忆片刻,“一个过于仗义的孩子而已,只有舞跳得还好。”
  ——但也许他终将胜任。阿泰尔心想。
  他终将成长,未来灿如星辰。
  (end)
  
  

近日爬字计划

1.《菜鸟的光辉时代》世界观拓展(EA)
2.《华氏4271》芝加哥往事篇(Des/Aiden)
3.《华氏4271》时间线延续,暂名《水母钟》(EA)
4.《达摩克利斯》番外,谢伊篇
5.《达摩克利斯》番外,伦敦篇(油炸玫瑰)
6.《深井计划》(病毒狗)

其他待增补。

【AC3/ACU】明日我将远行(Connor/Arno)

说明:只要写CA那就必定是成堆的资料和信息堆砌,简直诅咒。时间线多有错漏还请轻拍……

  【AC】明日我将远行(CA)
  康纳终于在呼啸的风声中分辨出窗外沉闷的敲击声。那不是冬季寒风撕卷树林把松针败叶甩上玻璃的声音,更像是有人在沉重地砸响他的门窗。
  一般来说半夜的达文波特是不会有人造访的,何况这是滴水成冰的冬天。冬季的马萨诸塞州早已在狂风暴雪中沦陷,达文波特家园的居民经过一个繁忙的秋季,终于可以偎着炭火安然度过寒冬。开拓地的气候向来不友好,在暴风雪最肆虐的时候,甚至可以在家门前发现来自树林最深处的断裂枝干,偶尔也会有不幸的雀鸟被寒风重重拍在墙上。农民和工人都不喜欢冬季,只有销声匿迹的熊和饥...

【填词】天与地

【填词】天与地
  
  天与地仍如旧  人终云泥有别成江湖
  道什么哭笑从容处
  待繁败都流散
  随风吹尽又碾作了尘与土
  方能算作定数
  
  人言动静上下  又将醒木拍打
  说你多欺世作假
  我懒卧东窗下  听他红口白牙
  一言解酒乏
  
  天与地风吹尽  还不清醒
  载沉载浮终究付零丁
  潇洒身无拘形  吼天撼地
  总有意难平
  举世皆难知底  随你来去
  知否知否  胜败本无凭
  天与地风吹尽  而风流岂能尽
  

  
  天与地难如旧  人生无常河水依然流
  世事如此何苦费思量
  当日你我曾携手...

【AC】To be by your side(EA)

说明:应该是第一次写EA单篇……一代人物串场。

【AC】To be by your side (EA)
  星辰的亮度压过夜色的时候,午夜的钟声敲响了。
  阿泰尔穿过空荡荡的广场。原本围绕在游人周围的鸽群已经归巢,只有一些信鸽仍然回旋在夜空中。寂静的夜晚仍能听到鸽子蓬松温软的呢喃,远处的人声反而显得依稀。
  阿泰尔背向着圣母百花大教堂,像个晚归的游客般漫步离去。教堂离火车站很近,而他还有些空闲时间来亲眼看看艾吉奥向他描述的一草一木。对建筑物最好的亲近就是在不伤害她的前提下像对待恋人般望着她,认真严肃、一砖一瓦。在刺客眼中建筑的艺术价值并不足够重要,他们或许更在意如何攀爬如何隐蔽。
  ——幸而他...

【填词】平生

说明:填词练手+复健。为了新的亲女儿,致终将离去的她。

      【填词】平生
  天老地荒  罪人无乡
  磐石千年  亦沧桑
  白发消长  须臾往
  别有其方  付痴狂
  
  从来模样  是无相
  从来人世  无暖凉
  天地一程  何奔忙
  想来拘束  终虚妄
  
  人间世  你来我又往
  聚散罢  行止总有瑕
  难料啊  机锋试繁杂
  苍茫啊  蜉蝣天地下
  
  日月更竭  寒暑往
  山川相瞭  不归乡
  指摘笑骂 ...

【底特律】猎鹿人(微警探组)

说明:时间点于康纳查找证物室与潜入耶利哥之间。

【底特律】猎鹿人(微警探组)
  出租车在汉克灰头土脸的房门口停下来时,雪已经开始下了。远处的街道上军车轰隆隆地压过路面,其他地方则格外安静。底特律的人类已经蛰伏,把其余的事情交给了军人和上帝。
  康纳环顾四周。邻居都黑着灯,但从窗帘上能隐约看到电视屏幕透出来的光。汉克屋里正在公放黑死病骑士的专辑,这条街上只剩这座房子过于张扬,但至少警官还记得锁门。
  康纳绕过前门,找到了上次他破窗而入时惨遭不幸的玻璃窗。玻璃还没修好,被一堆盘子酒瓶随意地挡住,屋里的音乐和屋外的冷风相互交换。康纳往里打量,餐厅装潢还是原样,圣伯纳犬正慢吞吞地走来走去,而汉克正晃...

【底特律:变人】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微汉克/康纳)

说明:两小时短打。部分剧情改造。OOC请轻拍。。。

【底特律:变人】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微汉克/康纳)
  我尊敬的女士和先生们,但愿此后每日都胜今日,人工智能的田园时代仍将牧歌日日传唱。我们仍旧在进化树上攀援,追寻其他可能。但愿此后每日都如今日,只因美丽终会凋零,智慧终将耗竭,岁月终将弃人类于消亡。人类从未吸取教训,过去也永不归来。所有的野心、善意、日常、奇迹,终将随人类一同逝去。
  ——————卡姆斯基,于2027年
  
  伊利亚•卡姆斯基,前模控生命创始人兼CEO,隐退后的房子像个嵌进地面的黑色石棺半成品。
  汉克踩着刹车,隔着车前窗摇下来的雪雾打量那堆黑石头。11月的底特律已经开始降雪...

【底特律:变人】葛蓓利亚(康纳主场)

说明:练笔复健,OOC请轻拍。。。
《葛蓓利亚》为三幕芭蕾舞剧,德利布作于1870年。

【底特律:变人】葛蓓利亚
  底特律歌剧院的灯光映照着即将入夜的天空。为了今夜的剧目,工作人员已经将大量装饰灯安排在周围,但在整个城市中这里的灯光亮度仍然只是沧海一粟。早在仿生人普及之前,这个城市就已经看不到星空了。好在没多少人在乎这个。
  虽然今夜的剧目八点才开始,但衣着考究的观众已经被引领到自己的位置上去。父亲带着儿子,母亲带着女儿,孩子或许抱着玩偶,或许牵着人偶——抱歉,是仿生人。毕竟它们之间总有些相像。
  ——康纳经过一些人身边时听到了这样的窃窃私语。他平淡地扫描着那几个人。落后时代的燕尾服。制式皮鞋...

【AC】逃家(儿童节贺,复健练笔)

说明:儿童节快乐。
【AC】逃家(戴斯蒙单人)
    背着不大的背包,戴斯蒙打开了窗户。
    岗哨并没有换位置,他大大咧咧而悄无声息地翻出窗外,轻捷地落在了地上,激起小小一片浮尘。
    屋顶上向来是有哨兵的,他沿着屋檐下的视觉死角一路潜行,绕过宿舍、绕过仓库——白天他在那里收罗完干粮若无其事地再次出现时他的同袍正在大骂老鼠和农场那只从不干活的肥猫——再绕过收存农具的谷仓。农场虽然是刺客组织的据点,但为了伪装还是要种地的,机器的参与让一切都变得简单。但巡逻仍然需要人力解决,比如不远处马上就能绕过屋角的刺客...

2018-06-01 /  标签 : 刺客信条 100 6  
上一页 1/31